李进酒

*国家一级爆炸表演家
*红心蓝手狂魔日tag小达人
*茂茂 隆隆 妈妈爱你们
*我为茂灵哐哐撞大墙
(其实吃很杂)
*好菜一白嫖

我好想有取之不尽的灵感小库喔


用来给努力产粮的各位在评论区摇旗呐喊(?)花式

夸奖(?)


无法写出厉害的文评和专业的画评真是真是非常遗憾的事情了(T▽T)


那我就多多爆炸多多升天吧x


好好怪上线x


要是能把tag里的文和画全夸一遍就好啦


好多文平时还来不及追TVT


假期好好补吧!!快乐补粮!!


Fighting!!!✨




让我再日一会儿tag

我可以的我可以

。。。。

明天要上课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
明天才能吹各位太太画的写的茂茂生贺T T

...可恶。


【白瑜】戒痒

*白瑜七夕发糖甜文,各位可点击tag查看更多惊喜

*设定婚后

*现代

*原皮  

*作家白x精英瑜    

   

    深夜一点半 ,周瑜躺在柔软的床上,在漆黑中闭目养神,脑子里一刻没停。

  


    

      前天李白十点半回到家,衣装整齐,一开门看见周瑜在沙发上玩手机,说过我回来了,把外套挂衣帽架上,松自己的领带。之前是要瞎扯的,周瑜随口提了几次熨领带麻烦的事,李白就知道不能弄皱领带,惹周瑜辛苦。

    周瑜在旁边看李白对付早上系了不知道多少次的领带,想起自己刚结婚时太白上班自己手忙脚乱把领带打错的事情,微微出了神。李白察觉到视线,抬头撞进周瑜满是仰慕,笑都要溢出来的眼里,喉结一滚咽了口口水。两人心照不宣的移开了视线,周瑜刷着手机,靠李白那边近的手支起来抚了下头发。

    耳朵红了,还用头发挡。当初谈恋爱就这样。李白嗤笑出声,挂好领带顺手锁门,过去抱窝在沙发上的周瑜。“...干嘛黏上来,快去洗澡。”周瑜嘴上那么说,眼睛也盯着手机屏幕没有离开,就是没有挣脱李白的怀抱。李白心里嘚瑟,从后揽住周瑜的腰埋在人肩上,闷声道:“给老公抱会儿。”

    周瑜僵了僵,沉下脸咬牙切齿低喝:“李太白!”李白随即将鬼鬼祟祟乱摸的双手离开周瑜举高,嬉皮笑脸道:“哎,夫人,在呢。”周瑜赤脚跳下沙发,气势汹汹站在毯子上:“你给我去洗澡。”

    李白悻悻起身,走到主卧门前还回头偷瞄一眼,见周瑜背对着自己,站在沙发前。李白走进主卧浴室带上门,对着浴室的镜子左看右看了半天,觉得自己真是帅的一塌糊涂,不愧签售会迷妹那么多。然后倏地想起进门时周瑜长发柔顺披散在肩上,客厅暖光撒下恍若岁月静好的样子,低头摸摸自己的鼻梁。再抬头看镜子,自己脸就红了。

    完蛋了。周公瑾真是好宝贝。李白想。

    李白一进门周瑜就去拿挂在衣帽架上的外套和领带。外套不算新,是以前约会的时候买的。那时候还是崭新崭新的,李白还是个青涩的大男孩,刚出社会,周瑜已经工作几年了。李白在网上写点文章,读者很少,加上文科生难得的奖学金,勉强够钱花。也不知道买名牌吃了多少方便面。周瑜扬唇淡笑,鬼差神使地抱紧了外套,头埋了进去。

    周瑜:“......”

    完了,工作做傻了,失了智了。周瑜回头看浴室,听见里面哗啦啦的水声,心里的不适减轻许多。偷偷低头嗅闻了下外套,淡淡的烟酒味就钻入了鼻腔。应酬啊,太白很辛苦的。周瑜想。李某作家的签售会后公司偏要安排什么庆功宴,祝新书销量暴涨,催着他早日开连载新作。周瑜晓得李白身不由己,耐不住多余的心疼。衣服丢进洗衣篮,周瑜去厨房调了杯温蜂蜜水。

    应该会对胃好些。周瑜想。

    李白从浴室出来,擦着头发想往床上坐,被周瑜一把拦住。“你身上还湿的,别坐被子。”说着就把蜂蜜水递过去,“刷牙了没?这个喝了。”李白也没细看是什么,接过杯子咕咚咕咚灌下去,喝完擦擦嘴,问:“你平时不是不大让我晚上吃甜的吗,”再咂咂嘴回味下,“这是蜂蜜?”周瑜懒得理论他,进浴室抱出李白的衣服:“嗯。喝完了吹头发。记得刷牙,早点睡。”

    周瑜抱着衣服出了主卧室,把捡出来的内衣一股脑丢进阳台旁边的洗衣机,剩下的外衣和袜子还要明天来。李白站在卧室窗前,胃里逐渐暖起来,拿了吹风机有一搭没一搭吹着头发。外面的城市和乡村一样黑,星星换成了灯火,灯光散落,连成一片的,好像是在拥抱。李白突然很想点支烟。夫人不让,酒能喝就不错了。李白痛心疾首,想要出去喝个天昏地暗海枯石烂。

    他妈的,现在就跟编辑请假,明天喝他丫的。李白放下吹风机摸起手机,带着几分醉意疯狂扣字和编辑据理力争,终于拿到一天假。代价是休假后一天要把新作大纲肝出来。胃里残存的的酒液还在,灼感还在,蜂蜜水压不住了。

    周瑜把头发顺一边,关客厅和阳台的灯进了卧室,看见李白背对着自己,裹着个浴巾抱着手机不知道在干什么,头发还乱糟糟的滴水。周瑜轻轻带上门,反手锁了,摆好拖鞋上床。

    李白见周瑜回来了,放下手机转头过去搂人。周瑜边玩手机边推他:“刷牙了没。头发还没吹.....唔...”话没说完,就被强吻了。李白的手垫着周瑜的后脑勺,注意了没有压到头发,摁住就是一顿亲。亲完了还要盯着周瑜看,扬起个笑问:“夫人,甜不甜。”周瑜擦擦嘴,冷脸道:“我刷了牙。”然后推李白“别腻歪,去刷牙。睡觉了。”李白利索地翻身下床,趿拉着拖鞋去浴室,顺手还带着手机。

    周瑜满嘴都是蜂蜜水的味,不是特别甜,有点回甘。刷牙声停了两分钟,不知道李白在搞什么东西。周瑜把手机放在一边充电,窝进被子里。太晚了,不刷牙了。周瑜昏昏沉沉,闭眼前感觉李白上床关了灯,没道晚安,亲了嘴。

    


    

    昨天的李白更晚回家。周瑜在晚上下班回家时寻思着要买什么菜,拿出手机滑到李白,瞧见几条新消息。

    李白:不回来吃。难得简单没配表情包的一句话,看来是在忙。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那今天晚上随便吃点吧。周瑜没了精神,买了桶泡面回家煮了填肚子。

    在家用笔电处理完了公司遗留项目文件审核后,已经是十一点了。周瑜扭转脖子,伸个懒腰站起身,疲惫地按上眉心,拿过一边的手机划开通讯录。未接电话:0。点开微信,未读消息:0。

    李白究竟是多忙?周瑜自己站在洗衣机边上一件件脱衣服丢进去,洗澡擦擦头发出来,抬头一看闹钟,十一点半。

    李白今晚不会在公司睡吧?周瑜在床上摸出手机又放回去,想着不要打扰应该会更快完成吧。想着想着,在床上做梦,又怕李白突然回来,睡一阵醒一阵,脑子昏昏。

    另一边的李白嗨地没边儿,在高渐离的小酒吧喝酒喝得半醉不痴。

    “把你家那位放家里一个人跑出来,喝花酒呢?”高渐离在吧台后面顶着嘈杂的背景和杂乱的灯光, 扯着嗓子问兴起的李白。

    “可去你的,戒指还戴着呢。”李白半趴在吧台边角的散台前,举起低调的铂金戒指,对着高渐离的脸闪了闪,继续喝。过了几杯,半眯了眼睛,咂咂嘴:“过瘾。”

    高渐离咧着嘴笑,熟练抽张纸擦拭杯子,冲婷婷袅袅出门的美女道:“常来,酒水半价啊。”李白啧啧几声,嗤笑高渐离:“你这老板当的可真窝囊。”高渐离点起支烟,吸一口,缓缓吐个烟圈:“白手起家,比不得你。”再深吸一口,递烟盒过去,“来一根?”李白摆摆手,眼睛被呛痛了,“谁不是白手起家一样。”仰脖喝下今晚最后一杯。

    “走了。”拉起外套,和高渐离道别,李白回家了。高渐离继续抽着烟,存酒后把账记上。

  深夜人不多, 寻欢作乐的鬼不少。街上成群结队地晃悠,马路红灯敢横着过。李白找到车,打电话叫助理来代驾,助理百般不愿,最后还是从被窝里爬起来接李白。

    “有家室的出来玩儿怎么还要我个单身狗接。”助理哈欠连天,李白在在后座半瞌眼睛,道:“他要休息。”助理心里骂娘,喊又秀,又秀,迟早玩死你。

    到家是十二点之后的事。轻手轻脚进门锁门脱衣上床,李白一气呵成。周瑜在李白进门时就惊醒了,鼻腔里一股烟酒味。

    喝酒了?还抽烟?这感情是出去玩儿吧?周瑜往背后猛地一脚踹下李白,李白坐在地上痛哼,懵了会儿,清醒了点。

     “...去洗澡...。”周瑜没转身,声音闷在被子里。

    李白立马爬起来去浴室,匆忙之中忘记问一句怎么这么晚还不睡。

    浴室里又是一波响动,哗啦啦的水声,还有后来的吹风机。李白最后干干净净出来,蹑手蹑脚上床,总算没被再踹下去。周瑜一动不动,李白拨开他头发在脸颊上亲了口,从背后把周瑜搂在怀里。

     “晚安。”李白说着,带着酒劲沉沉睡过去。

    周瑜睁开眼,在黑暗中借着窗帘上掠过的车灯影子依稀辨认左手手指上的东西。

    戒指还在。

    李白身上好像总有散不去的酒味。周瑜在温暖的怀里逐渐迷糊睡去。


    

    回到今天。李白照常上班,赶稿赶得昏天黑地,早饭是周瑜备的,午饭冷在保温盒里没来得及吃。助理翻身农奴把歌唱,恨不得李白上厕所也要跟去旁边看着催稿。

   李白躲进厕所好不容易拨通了周瑜电话。

  “喂?李白?什么事?”急促的问题,周瑜忙的晕头转向。

    “....我今天不回家。”李白摸摸鼻子低声说,“在公司睡觉......明天交稿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好,晚饭要送过来吗?”周瑜手上不停,资料哗哗作响。

    “不用吧,你太辛苦了。”李白仰头看天花板,想一天都见不到老婆好寂寞。

    “.........”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一会儿,隐隐约约听见周瑜叫秘书过来复印文件,“....没事,我会过来,你注意眼.....”周瑜没说完这句话就挂了。

   李白走出卫生间,投入到无休无止的码字和卡文中去。

    晚上七点整,周瑜带着保温盒姗姗来迟,进了李白办公室,把饭盒放在了李白旁边。李白对着半屏黑字发呆,顺手牵了周瑜手拦腰拉紧,问:“今天是不是很忙?”周瑜点点头,手指抵住李白眉心按平了皱眉,上身离远道:“你放开。”

    李白站起身凑近,把周瑜整个拉进怀里,埋在颈窝软声道:“工作好累。”周瑜不吃这套,双手撑着李白胸膛推开点,“那就吃饭。”李白勾个笑,继续搂紧,下身贴在一起,毫不在意上半身被撑开的距离,继续自说自话:“要老婆亲。”

    周瑜脸红闭眼咬牙切齿:“李、太、白——!”李白隔裤子双手揉捏着周瑜臀瓣,“嗯?”抑制不住的笑音,尾音极其荡漾。

     嚣张。

    “你先吃饭,工作完回家再说。”周瑜不肯看他,讨好温和道。“今晚不回家。”李白去解周瑜腰带。

    “那就去椅子上坐着。”周瑜半推半就,好声好气。

    “我想在桌子上疼你。”再不容解释,周瑜裤子都被扒干净了。坐在办公桌上,和李白接了长长的一个吻。

    

    接吻的感觉很奇妙不是吗。彼此薄嫩的肌肤和柔软的肉相贴,不必要进一步抢掠口内的温泽,不必过多挑逗口腔和红舌——只要你我唇瓣相贴,言语不可及的,升温的,愈加浓郁的感情会散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接吻后的周瑜多好看,只有李白知道。接吻是爱意,是钥匙,开启的是情人的国度,本能引导走向更美的乐园。

    意乱情迷不是假话。周瑜微张的唇和隐约可见的红舌,湿漉的眼,纯洁美艷,一切属于李白。

    散落的羽毛啊,轻飘飘飞荡在人间,白色的是情欲。

    滴落的红是滚烫反复翻涌的罪恶。

    滚烫的水中跃动的鱼不知道水是杀死它的众多方法之一。水的眼眸永远深情,鱼离不开。

    除了激情,留下的还有什么?

    周瑜糊涂了。

    来吧,爱人。尽力延展的身体,用力弯着的脚趾白皙如虾肉,别怪闭上的眼,那不是心灵的窗。身体的沟通是灵魂沟通的桥梁,爱情需要这样传递。

    李白爱他。

    周瑜抱紧了李白。

    李白回以不吝惜的吻。

    白纸上印着李白的字体,李白的,作为诗人他写下的所有诗篇。

    鱼化在水里,粘稠的乳白液体有双方的气味。

    旖旎袅袅升起,周瑜吻上李白的唇。

    一片狼藉。

   或者是浪花席卷的痕迹。

   “很晚了。”短暂的休息,赤裸的周瑜沙哑了嗓子,简明提醒,“你的文稿。”

   “先送你回家。”李白低头亲吻他的额头。


    李白低调遮掩着把衣服乱糟糟的周瑜抱上副驾驶细心系好安全带,看人困倦的样子心里只觉得可爱,“睡会儿吧,到家了叫你。”在额头落下亲吻。光洁的额头,使得亲吻神圣起来。

    安稳地开车回家,匆匆逝去的车辆和沉沉睡去的爱人,恍若有隔世的美好。

     不忍心开音乐打扰人休息,后视镜看见的睡颜,想要为他写一首温柔缱绻的情歌。蓦地记起几句诗,低声喃喃:“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's day.......?Thou art .....more lovely .....and more temperate....”

    很快到家了。

    “你昨晚干什么去了?”周瑜闭眼享受李白的清洗。

    “.....去高渐离那里喝酒了。”李白招供。

    周瑜依旧闭眼点点头,“记得回去补昨天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李白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洗个鸳鸯浴安置好周瑜,和他温柔说晚安,再出门。

    开车回公司的路上,一切景物都和回家时一样,倒流。

    身边没有周瑜,看见的景色会不一样。李白想。

    可以不要烟酒——想起周瑜,醉心销魂。

     


    周瑜清醒地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心在一起,走到哪里,李白都是他的痒。

    今晚无梦,可以酣眠。


女巫和她的塔罗牌

这里有个年轻的女巫,她得到了一副心仪的塔罗牌。塔罗牌无疑是最好的初级魔法道具,因为她是个年轻女巫。

她从魔法接网得到它,现在只需要一个小法术一切东西就可以轻松传达,还有借法力的地方,再也不用担心一个弱小女巫取不来自己的沉重道具。

但塔罗牌不沉重,女巫接过它时心好像砰砰跳。照理来讲是不应该的,因为前辈说不应该。

这些在此刻不重要。

她摩挲着光滑的牌面,啧啧赞叹着22张大阿卡那和56张小阿卡那,看上面淡黄色的古朴油画一样的图,看每一枚星币和每一个圣杯闪闪发光。

年轻女巫心里默想前辈的话------前辈是个卷头发的女巫,就像所有普普通通的女巫一样,前辈告诉她:一周三次占卜,不可多,保存好你的能量。

年轻女巫将飞天储蓄魔力扫帚骑得飞快,她还没有用这幅牌,但她已经满心与这幅塔罗牌结缘了。

回到光线充足的白色小别墅,女巫生起炉子的火,任凭浓浓的魔药吐出黏黏的泡。

她在六芒星的地摊上铺开所有牌,心里默默赞叹着百年沉淀的美丽。

然后她为自己占了一次卜。

用一次能量,求您告诉我我想要的回答。

摆一个古怪的牌阵,厚厚的女巫必修上说的最简单的那种。

抽一张牌横放,再拿出四张竖的放在右侧,左边要叠加三张。

女巫的长袖子拍乱牌,女巫匆忙按住它们然后解牌。

“哦我亲爱的牌,”女巫心里祈祷,“请给我指引。”

翻开第一张,是销售生产合格证。

【全瑜宴】星瑜R18

弈星x周瑜
弈星设定喜欢明世隐
谨慎观看。

https://shimo.im/docs/fdKkD01MuKEQmcG0/ 点击链接查看「星瑜R18」,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

梦见超棒的马场林图
可是我不会画画
mmp

简陋的表情包哈哈哈
我永远喜欢林宪明!!!
小林宪子其实是仙子吧x这么好看